第一章 小姨

肿马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下文学 www.bxwx.net,最快更新阴阳代埋人最新章节!

    我大学毕业,刚去成都十陵工作的时候,暂住在我小姨家。说是小姨,实际上只是我妈的远房表妹,跟我同岁,是成都大学大四学生,在学校旁边的长江医院妇产科实习,一个人在学校旁租房子住。

    我小姨人很漂亮,而且模样清纯,看起来很正经,不过很快我就发现,她其实挺开放的。

    她们医院经常加班,每次回来晚的时候,她以为我睡了,就会直接就脱成三点式在屋里晃荡。我毕竟年少轻浮,无意中发现这个情况后,每次等她下班回来,我都假装睡了,但实际上却躲屋里偷看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少年人对性的懵懂,无关乎伦理道德。

    这种生活持续了一段时间,日子过得还算平淡,后来却发生了一件怪事。

    那天是周一,小姨不上晚班,晚上吃了饭我们就各自睡了。半夜我被尿憋醒,迷迷糊糊去上厕所,经过她卧室时候,忽然听见里面传来咿咿呀呀的闷哼声,听起来十分撩人。

    当时我就产生了不好的联想,心里有点古怪。

    小姨一直跟我说没男朋友,我也没见她跟哪个男人走得近,怎么今天忽然就把人带家里来了?

    我没多想,心里挺尴尬的,就准备回自己屋里。但临走时候,忽然发现小姨的房门没关严实,留了个不小的缝隙。

    屋里黑黢黢的没开灯,我咽了口唾沫,忍不住往里面看了一眼,顿时就惊呆了。

    借着微弱光线光,我隐约看见小姨仰着头,一个人赤裸躺在床上,两腿叉开很大,小腹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一动一动的,动作很不雅观。

    我那时候还未经人事,看见这种场景,脸上憋的涨红。等我反应过来,正要落荒而逃的时候,口袋里的手机却忽然凄厉的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小姨的声音戛然而止,我也吓坏了,两条腿发软,屁滚尿流的滚回了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扶着墙喘了半分钟,我两条腿还不停的打摆子,心里很慌,觉得这下完了,我有理也说不清,小姨肯定以为我在偷看她,估计一气之下会把我赶出去。

    手机这时候还在响,我气坏了,暗骂了一句:哪个孙子大半夜打电话!

    等我掏出手机一看,顿时呆住了,手机上显示的来电人竟然是......小姨!

    电话分明是我刚才偷看的时候开始响的,怎么可能是小姨?要真是她,那刚才床上的女人是谁?

    我吓傻了,哆哆嗦嗦的接通电话。听筒里传来小姨的声音:“师一,吵到你睡觉了吧?我现在在医院,外面不知道为啥路灯没亮,挺黑的。我有点害怕,你能不能来接我?”

    小姨话没说完,我手一抖,手机摔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我呆了半天才缓过劲儿,捡起来电话时候,小姨还没挂,问我怎么了。我说不小心把电话摔到地上了,然后问小姨是不是有朋友睡在她屋里。

    小姨有些奇怪,问我怎么会这么说,我说刚才好像看见她屋里有人。小姨那边沉默了一下,然后说让我不要吓她,今天她出去的时候锁了门的,屋里根本没人。

    我手心都冒汗了,不过这种事情没法跟小姨说,只好打个哈哈说我看错了,然后又说马上就去接她。

    我点了支烟抽了几口,又拎了个平时锻炼用的哑铃,心里这才稍稍有了些底气,慢慢把我屋门打开了。

    外面很安静,刚才那呻吟声已经没有了。我深吸口气冲出去,准备把客厅灯打开再说。但就在我刚出去的时候,眼前忽然黑了一下,然后就看见一阵奇怪的红光......

    那诡异出现的红光很恐怖,像是忽然有人往我脸上泼了一盆血水,看什么东西都是血红色的。

    我吓的叫了一声,那红光却又一下消失了,一切恢复了正常。我屁滚尿流的过去打开了客厅的灯,手里的哑铃早不知道丢到哪里了。我两只手紧紧捏着,四下乱看,却什么都没发现。

    灯光下一切都很正常,我又过去小姨卧室看了下,门虽然的确是开着的,但屋里很安静,床上被子叠放整齐,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难道刚才都是我的幻觉?我有些纳闷儿,又四下检查了一遍,什么都没有发现。这时候我感觉右边脸上有些痒,随手抓了两下,就出门接小姨去了。

    步行十分钟,到了医院门口,我不知道小姨的具体位置,就给她打了个电话,说在门口等她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今天街上的路灯没亮,四周黑乎乎的,而且这破天气还刮着大风,鬼哭狼嚎一般,我一直低头看着手机屏幕,都不敢抬头,总觉得一抬头就会看到什么恐怖东西。

    就这样等了几分钟,我忽然感觉到脖子后面热热的,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对着我哈气。

    当时我一下子觉得汗毛都竖起来了,感觉真有什么东西在我身后,难道是家里的那个东西跟过来了?

    总不能这么坐以待毙,我正准备拔腿跑的时候,一只手搭到了我肩膀上。

    我终于忍不住了,猛地转头过去,这才发现背后真的站了一个人,是一个个子不高的瘦老头,鼻子正好到我脖子,我感觉到哈气应该是他鼻子里喷出来的气息。

    原来是个人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我后面装神弄鬼的。我瞪了他一眼,问他干嘛一声不吭的站到我后面。

    他用很阴狠的目光看着我,开口说: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,快点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我心说,这是来医院,又不是妓院,有啥该不该来的?我有些纳闷儿的瞪着老头,觉得得用气势压过他。

    老头子看起来瘦巴巴的,但说话时候却有一种奇怪的气势,挺吓人的。我没听懂他话里的意思,但看见他身上穿的保安服,猜测他应该是这里的保安。估计是他看见我夜里在这里晃荡,把我当成坏人了吧。

    我正要跟他解释,这时候小姨出来了,看见我就赶紧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那老头看见小姨跟我说话,估计是明白了我在等人,就没再说什么,转头回了门岗室。不过临走时候又瞪了我一眼,看得我有点发毛。

    小姨一见我就问刚才电话里我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她屋里有什么人。

    我看小姨表情严肃,就把刚才的事说了。当然,我没好意思说是一个自渎的女人在她屋里,只是说看见了一个人影躺在她的床上。

    即便这样,小姨也吓的脸色发白,问我看清楚了没有。

    我当然看清楚了,但怕小姨惊吓过度,只好说当时我刚睡醒,不太确定。

    小姨这才放松了一点,安慰我说估计是我看错了。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我看小姨面色一直不好,就问她工作上的事,想转移一下话题。不料说起工作,小姨更愁眉苦脸了。她说今天医院来了个急诊孕妇,人手不足,临时把她叫过来做手术助手。手术时候出了点状况,她少准备了几个止血钳,不料那个孕妇发生了大出血,最后母子都没保住。

    我劝小姨说,医生不是神仙,有些病人救不过来很正常,不用太在意。小姨明显没把我的话听进去,面色依然很苍白。

    回到家,小姨把所有的灯都打开,我俩人把房间里整个搜索了一遍,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东西,这才算罢休,分头睡觉去了。

    我才刚躺下没一会儿,忽然传过来一阵敲门声,我过去打开门,小姨穿着睡衣抱着枕头站在门口,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说道:“师一,我不敢在房间里睡,今天晚上来你房间里睡好不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