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59章 算计(六)

云上花开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下文学 www.bxwx.net,最快更新锦朝最新章节!

    在去往凤阳宫的路上,戴乐言担忧地说:“也不知公主的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顾云锦摇摇头,情绪有些低落:“等会儿去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提起公主,戴乐言不可避免地又想起了和亲之事,突然拉着她的手,声音沉闷地说:“云锦姐姐,你说这龙太子到底会不会让你去和亲啊。我不想让你去和亲,我想天天和你在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反握住她的手,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,转移话题道:“这事不是你我能左右的,现在还是不要想这些了。咱们快走吧,等会儿还要参加宴会呢。”说完,拉着她就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“郡主。”可还没走出两步,突然听见一个声音从后方传来。

    众人回头看,见是一个陌生小宫女,她步履匆匆,看上去似乎有什么紧要之事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什么事?”待小宫女来到跟前,戴乐言疑惑地问。

    小宫女姿态放得很低,头一直低垂着,让人不能很清楚地看清她的脸。她声音急促地说:“王妃让奴婢来寻郡主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戴乐言看她神色焦急,心中也忍不住一紧,忙问。

    小宫女依旧低垂着头,回道:“王妃突然身体不适,有位姐姐脱不开身,才让奴婢来寻郡主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刚才母妃还好好的。”戴乐言脸色微变,但也没有多想,看向顾云锦焦急地说:“云锦姐姐,我得回去看我母妃了,不能陪你去看公主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打量着眼前的小宫女,总觉得事情太过突然,有哪里不对劲,但一时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。她沉默了下,看着小宫女说道:“你抬起头来,你是在哪里当差的?王妃真得身体不适吗?”她声音不大,却带着让人不敢抗拒的强硬气势。

    小宫女心中猛地一震,但还是强迫自己抬起了头,不闪不避地与她对视,语气平静地说:“回小姐,奴婢是在金菊园打理花草的。王妃确实身体不适,奴婢来时,已经有人去请御医了。”

    顾云锦看她说得坚定,也不好再多问什么,看向戴乐言说:“既如此,你赶快回去吧,我自己去凤阳宫。”

    戴乐言匆匆说:“那我走了,等看过母妃,如果有时间我再去找你们。”而后,匆匆领着小宫女离去。

    顾云锦立在原地,静静望着她们越走越远。

    等她们的身影彻底消失于假山后,她才心神不宁地转身继续往凤阳宫走。

    没走出几步,顾云锦渐渐感觉到了身体上的异常反应,明明是秋高气爽的天气,她却莫名觉得身上燥热,浑身的力气似乎也在慢慢消失,更奇怪的是,她发现自己的皮肤呈现出一种少见的粉红色。

    月柳梢也很快发现了她的异样,忍不住摸摸她红晕的脸颊,突然叫出了声:“呀,小姐,您怎么了?脸为什么突然这么热这么红?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之前从未出现过的情况,顾云锦第一反应是她对什么过了敏,她匆匆掏出帕子遮掩住面颊,说:“赶快去凤阳宫,我身上好像对什么起了不良反应。”

    于是,几人慌张地往凤阳宫赶,不曾注意到躲在假山后即将出手的人。

    “小姐,前面南陵王世子正在向我们走过来。”水弄莲不经意抬眸,看到前方有两人,忙开口提醒。

    顾云锦一听,手中的帕子举得更高了,恨不得把整张脸都蒙住,匆匆说:“不要与他碰面,我们走另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月柳梢与水弄莲忙扶着她走向另一条岔路。

    戴今朝也远远看到了她们,看她们转移路线,他并未太在意,他也同样觉得,相见不如不见。虽然如此想,可在经过一处假山旁时,他还是假装不经意地回头看向那个身影,神色复杂。

    小厮兼贴身护卫李显轻叹一声,提醒道:“三爷,走吧,龙太子还在等着与三爷比马术呢。”果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,想不到无心无情的三爷竟然也会关注一个女人,可这,终究是没有结果的。

    戴今朝看着看着,很快发现了异常,眉头渐渐蹙在了一起,这女人,今天是怎么了?走路似乎只有依靠着丫鬟才能走稳。他沉思了下,吩咐道:“你先去马场找龙太子,就说我随后就到。”

    李显也不多说多问,领命迅速离开。

    戴今朝看的没错,随着时间的流逝,顾云锦身上的气力已差不多耗尽,手脚软绵无力,身上的燥热感愈来愈强烈,口干舌燥,并且一股欲.望之火从下腹升起,蹿向四肢百骸,啃噬着她所剩不多的理智。直到这时,她才敢肯定,她不是对什么起了不良反应,而是被人算计下了某种mei药。

    “小姐,小姐,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到底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月柳梢与水弄莲吃力地搀扶着几乎瘫软成水的顾云锦,惊恐不已,吓得都哭出了声,想找人帮忙,却发现周围竟看不到一个人影。

    “快大声叫人。”顾云锦知道她们不可能顺利到达凤阳宫,哑着嗓子吃力地说。

    “来……”可还未等月柳梢与水弄莲喊出声,两个黑影突然出现,迅速点住了她们的穴道,两人来不及任何反抗地就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失去了搀扶,顾云锦软软地倒地,眼神迷离地看着一个黑衣人抓起月柳梢与水弄莲,另一个黑衣人则抓住她的手臂要抱她起来。

    一碰触到黑衣男人,顾云锦浑身就止不住地颤抖,原本软绵无力的身体突然涌起一股兴奋感,让她克制不住地想要靠近贴紧,她挣扎着叫出声:“放开我,你们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黑衣男人带着几人要撤离时,一个红色身影突然出现,三两下就把黑衣人打倒在地。

    戴今朝一把拉起地上的顾云锦,紧张地问: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顾云锦看到他,不知为何,突然就忍不住泪流满面,拼尽全力挣脱开他的手,跌跌撞撞冲向路旁的水塘,毫不犹豫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冰凉的水一冲击,顾云锦稍稍清醒了一点,身上的燥热也消散不少。水塘不深,只到胸前,她就弯身把整个身子都藏在水中,只露出下巴以上的部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