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7

九重雪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下文学 www.bxwx.net,最快更新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最新章节!

    137

    见两人相携离开, 月璃淡金色的瞳孔微深,淡淡说道:“风起时就是日后屠戮仙门的焚天暗主。”

    关于屠戮仙门那一战, 九洲世家讳莫如深, 记载的不多,他看过曾祖父的手札,里面记载了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, 只是那终究是旁观者的口述, 有传说他野心勃勃,也有说他是冲冠一怒为红颜, 更有传言他修炼走火入魔, 然而谁也不知道风起时屠戮仙门的真正原因。

    “焚天暗主?”姜娰遍体生寒, 她早该想到, 风起时就是焚天暗主。

    姜娰将石头屋子里看到的一幕告诉月璃, 低声问道:“看来现在的时间节点还没有到屠戮仙门的时间。只可惜我们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都不做才是最重要的。”月璃垂眼看着她的手, 姜娰这才意识到刚才紧张她掐的是大师兄的手,难怪自己一点也不疼,顿时连忙松开。

    月璃见她松开自己, 再看着手心里掐出来的几个小月牙, 用袖口掩盖, 目光微暗, 低哑说道, “我们先去找到凤凰。我进来时看到墨弃和重华也进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二师兄和三师兄也进来了?”姜娰惊道,她是因为寻鹿山主进来的, 师兄们难道是因为她进来的?这也不对呀, 七师兄和李长喜等人就没进来。

    月璃点头, 他跟姜娰有生死因果,所以出现在了阿肆身边, 阿肆又出现在鹿菱身边,不出意外的话,重华应该会出现在凤凰身边,而此时的风起时还没有拔出焚天之剑,焚天之剑应该在永暗深渊里,墨弃应该出现在永暗深渊附近。

    “姜娰,你们的时间不多了。”寻鹿山主的声音从遥远的虚空隐隐传来。

    姜娰猛然一惊,察觉到那献祭的鹿角已经燃烧到一半了,她连忙拉着月璃直接跨越时间来到三年后。

    这一次出现的地点是一处阴暗潮湿、布满青苔的山洞。

    那山洞内设有重重法阵,像是受罚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姜娰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月璃轻轻摇了摇头,施法掩去两人身形,听着里面传出来的动静,带着她走进最里面的一间石室。

    只见里面人影绰约,鹿菱被全身禁锢关在石室里。

    “阿菱,那风起时是永暗之地的暗主,因祖辈犯错,被驱逐去了永暗之地,这才回来复仇。这些年他都是故意亲近你,想攻下我们北洲,血洗九洲。”一中年修士怒容满面地说道,“凉城已沦陷,你二叔,三叔全家皆被灭,那獠还送来战书,说下一个灭的就是我们鹿家,你怎么还不知悔悟。”

    鹿菱泪流满面,哽咽道:“阿爹,他跟说我过,要带我去北地,我们这辈子都不踏足九洲,您就放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,你是鹿家下一任的家主,又自小与月府定下了婚约,怎可悔婚与那厮私奔,难道你是要我们鹿家成为九洲的笑话,也被放逐到永暗之地吗?”

    “阿菱,这是世间最后一枚九品忘忧丹,吃下它,断情绝爱,破入九境,你就是鹿家下一任的家主,日后守护北洲,成为九洲最年轻的九境圣贤,快吃吧。”

    鹿菱绝望地喊道:“我不吃,我不吃……”

    那中年修士将丹药灌入她的口中,以灵力划开,那丹药的灵气冲破禁锢,鹿菱瞬间修为暴涨。

    “我不吃,我不要吃……”年轻爱笑的女修宛若疯癫一般刮着身上的血肉,想将那融入骨血里的丹药之力刮开,刮得鲜血淋漓,感觉到那丹药不断地修复着她的骨血经脉,又疯狂地掐着道术,将一道道符箓打在魂魄之上,刻着那些往事欢愉,刻着那一身绝美的红衣,刻着他张扬肆意的笑容,刻到血流一地,仙剑悲鸣,九品丹药修复着她全身的经脉骨血,修复着受损的魂魄,重塑着她的身体。

    一道冲天的白光直冲云霄,鹿菱面色冰冷地睁开眼睛,破入八境巅峰。

    姜娰血液冰凉,浑身忍不住颤抖起来,这世间怎么会有这样霸道又恶毒的九品丹药,怎么会有这样狠心的阿爹。

    月璃伸手捂住她的眼睛,握紧她的肩头,目光凌厉而深沉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石室的重重法阵被迫,红衣张扬的男修出现在石室内,看着鹿菱,惊喜道:“阿菱,我来带你走!”

    那中年男修一见风起时,怒吼道:“从今日起,你就是鹿家的家主了,鹿菱,你爹是被风起时杀死的,别忘了这血海深仇!”

    那修士自毁灵根,一掌下去,瞬间道根尽毁,命陨当场。

    风起时眯眼,眼里戾气横生,挥袖将那飞溅的鲜血挥开,伸手抓住鹿菱的手,说道:“阿菱,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戛然而止,红衣张扬的男修浑身一僵,不敢置信地回头看着鹿菱。

    年轻的女修抽出染血的仙剑,冷冷说道:“北洲与永暗之地势不两立。”

    “阿肆,月璃。”一道声音将两人从那间石室里拉走,姜娰浑身发冷地抬眼,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北风鼓鼓的山峰之颠,无尽的黑色煞火燃烧着大地,整个山下沦为一片地狱。

    “仙门之祸?”姜娰和月璃对视一眼,大吃一惊。两人查看了一下时间线,竟然到了十年后。

    重华站在山巅上一袭紫衣,摇着美人扇,眯眼说道:“你们来的正巧,我进来之后直接就出现在了北洲的十万雪山里,遇到了寻鹿山主的灵兽,也就是我族八千年前陨落的凤凰,这十年寻鹿山主都在雪山闭死关。

    一年前永暗之主从永暗深渊里抽出了焚天之剑,如今已经杀得九洲血流一地了。”重华看着山下的惨烈,摇头说道,“没有想到八千年前的仙门之祸如此惨烈,难怪仙门要立下九洲盟约。”

    虚空中手持仙剑的寻鹿山主乘坐凤凰,破山而出,斩出了九境的可怕一剑,直接对上了焚天之主风随时。

    姜娰和月璃对视一眼,俱是一惊,看来每个人的时间线都不同,经历的事情也不同。只是十年前鹿菱就斩断了风起时的道根,他命不久矣,怎么可能会在十年后拔出焚天之剑,破入九境?

    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姜娰急急问道:“三师兄,你看到二师兄了吗?”

    “墨弃?”重华摇着扇子,懒洋洋说道,“没见到,他跟进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等日后出去再问墨弃永暗深渊的事情。”月璃看向虚空里对峙的两人,整个北洲都沦为了煞火的天下,焦土遍地,黑色的火焰烧的煞气直冲云霄,九洲仙门的弟子大半都折损于此。

    虚空中,红衣张扬的苍白男子手持焚天之剑,看着鹿菱,肆意张扬地笑道:“阿菱,你看,你不随我去北地,我便将这九洲都变成北地,你可喜欢?”

    “疯子。”寻鹿山主冰冷开口,“十年前我斩你道根,十年后,我便再斩杀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风起时疯癫大笑起来,染血的红衣随风飞舞,满身戾气说道:“九洲仙门夺我妻,今日我便屠尽仙门。”

    风起时祭出焚天之剑,顿时神器斩天灭地,砍向九洲大地,九洲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姜娰心跳如鼓,掌心都渗出了冷汗,她见过这一幕,只是砍出此剑的不是风起时,而是另一人,是她看错了?她看到的到底是未来还是过去。

    寻鹿山主座下的凤凰悲鸣一声,看着那惊天劈地的一剑,挡在了寻鹿山主面前,被那恐怖的力量席卷,瞬间毙命,浑身燃烧着黑色的烈焰掉到了姜娰等人的面前,

    重华瞳孔一缩,急急说道:“快,挖凤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