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4

九重雪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下文学 www.bxwx.net,最快更新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最新章节!

    094

    一进入哭山范围内, 姜娰就隐隐察觉到天地间有一股淡淡的威压,那是九洲印的神器威压。

    这就是神器吗?姜娰隐隐震惊, 原来上界还存在神器, 并非只有仙器。

    小画笔“嗖”的一声飞到她的肩头,给她科普道:“阿肆,诸界法器分为灵器, 仙器和神器, 我们在云梦十八洲的时候,修士们所用的大多是灵器, 唯独顾祈州的那柄弯刀是琅嬛的仙器, 飞升后, 修士破入七境就可以炼制自己的仙器了, 至于神器只存在于上古诸神时代, 诸神陨落之后, 残留了几件神器下来,这九洲印就是其一了。也不是很稀奇。”

    姜娰闻言噗嗤笑出声来:“你之前可不是这样说的呀,说九洲印十分的厉害, ”

    小画笔傲娇地动了动自己雪白的笔毛, 说道:“九洲印厉害, 我也不差嘛, 我虽然只是仙器, 但是也是九境山主的仙器,快接近神器范畴了呢。”

    况且阿肆识海里的洞府, 等级在它之上, 光看无字天书能收尽世间万物, 就连神秘的生死碑都能收进去,就足以说明, 那破损的洞府必然无限接近神器,或者根本就是神器,跟九洲印是一个等级的。

    那可是东篱山主都没有研究透彻的神秘洞府!

    只是如今洞府还未完全修复好,小画笔就强忍着没有说,以免破坏了阿肆的心境。

    如今阿肆飞升上界,得到了完整的镇魂曲,又前来这九洲印的封印之地,小画笔坚信东篱山未来的小山主,一定会拥有更广阔的天空,一定能修复好洞府,拥有自己的神器。

    姜娰笑吟吟地摸了摸小画笔,说道:“那我可要好好对你,小妙笔生花笔,以后请多多关照呀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好说。”小画笔笑开了花,跑去跟小麒麟兽玩耍了。

    “阿肆,我们下去吧。 ” 月璃淡淡开口。

    姜娰收起手里的古卷,只见仙鹤们拉着沉香辇车降落在光秃秃的山下,那石山上怪石嶙峋,不见一棵植物,像是天然的石山,十分的诡谲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封印九洲印的地方吗?”姜娰好奇地问道,见那威压渐盛,不由自主地拿起了小画笔。

    “嗯,此山周围有上古迷阵,加上哭山上的神器威压,不懂迷阵破解之法的,无法抵达。”月璃淡淡点头,身后墨弃和赫连缜也相继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小师妹,下次你来坐七师兄的金乌吧,保证不比那仙鹤差。”赫连缜看了看自己的金乌,又看了看月璃的仙鹤,还是觉得小黑最美。不枉他这次出门又把老爹的坐骑偷了出来。

    月璃淡淡看了一眼那高傲不爱搭理赫连缜的金乌,笑而不语,赫然家的金乌都是祖传的,不似他们月府,坐骑需要自己去找。

    月璃不禁想起幼年时梦到的那只小独角兽。

    “七师兄,我有小画笔。”姜娰笑吟吟地举起自己雪白漂亮的小画笔。

    小画笔也傲娇地翘了翘自己雪白柔软的笔毛,它可是妙笔生花笔,谁还不是个仙器了。

    “阿肆,我在山下等你。”墨弃突然开口说道,“此印是镇压煞气的,我不能上山。”

    姜娰愣了一下,想到他修行的是煞气,顿时有些懊恼,从月牙臂环内取出自己这些年的囤货:晒干的灵菌,酿好的梨花露,腌制的干果,新鲜储藏的仙桃和灵果,还有粉色的七品凝珠,尽数塞给墨弃,弯眼笑道:“二师兄,这都是我的珍藏,吃完我还有,你就在此处休息休息,我们速去速回。”

    墨弃见小师妹将他当猪喂,声音微哑:“好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见面时,她也塞了一筒清露给他,被他无情丢掉了,这些年,小阿肆是唯一对他好的人。

    赫连缜见状,羡慕得脚趾抓地,小师妹咋那么偏心老二呢,因为老二看起来比较惨吗?

    这,他也不能跟老二比惨吧,确实也比不过,听说老二出生时就是天断命格,死人堆里爬起来的,在永暗之地那种地方能活着都是奇迹,后来一步步走来,纵然拥有了焚天之剑,也要日日承受焚天之剑噬体的苦。

    一个一人一剑走到九洲世家面前的少年,狠也是真的狠,惨也是真的惨。

    赫连缜这般想来,内心也平衡了点,算了,他也不跟他争小师妹的宠了。

    月璃淡淡说道:“阿肆,我们上山吧。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只见一个漂亮的玉舟从半空中落下,两男一女从玉舟上下来,当前一人赫然就是百花宗的潋滟仙子,余下两人是东洲玄宗和西南洲药宗的少宗主,都是潋滟仙子的追求者。

    潋滟仙子换了一身鲜艳似火的红衣,衬的人越发妩媚,看见月璃和赫连缜等人,眼睛一亮,上前来说道:“月少主,赫连少爷,好巧,我们听药岱说,这石山上有灵药的气息,前来采药。”

    药宗少宗主药岱是个年轻白净的修士,看见月璃和姜娰等人各个钟灵毓秀,暗暗吃惊,再听潋滟仙子喊月少主,大吃一惊,月府少主?这怎么可能!

    玄宗掌教首徒玄藻则看着姜娰,目光呆滞,竟然有女修长得这般清灵动人,肤如凝脂,体带异香,眸光流转之际流光溢彩,比那天光还要炫目三分。百花宗双骄之一的潋滟仙子在她面前,硬是黯淡了几分。

    三人见他们不请自来,居然还敢盯着小阿肆看,顿时不悦起来。

    赫连缜丝毫不客气地怼道:“你们采药与我们何干,自己去采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墨弃面无表情,只是周身的煞气一点点地渗透出来,八境金仙的威压压得潋滟三人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潋滟仙子险些咬碎银牙,都说赫连家小少爷是个混不吝的混世霸王,竟然还眼瞎,不懂得怜香惜玉,至于那永暗之主更是可恨,天断命格之人,凭着焚天之剑就敢给他们脸色看。

    “月少主,既然遇到了,就一起走吧。”潋滟仙子一双妙目看向月璃,月府少主总不会如此绝情吧。

    月璃如若未闻,伸手拉住姜娰,说道:“阿肆,走吧。”

    月府少主多年来过着与世隔绝的清修日子,最不耐烦的就是这些红尘琐事,云梦十八洲那些年有兰瑨在,诸事皆有兰瑨处理,如今兰瑨回了东洲,月璃便越发清冷,连话都懒得说,拉着姜娰上山,见她衣裳单薄,从手镯里取出一件丝滑柔软的披风。

    那披风犹如一寸寸流光一般,闪烁着细腻柔和的光泽,雪白的缎面上绣有雅致的兰草,跟月璃身上的兰草月袍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姜娰楞了一下,好清雅的披风!

    “不曾穿过。”月璃淡淡说道,然后低头给她系好披风,见她穿上披风之后,越发清灵可爱,不禁想到幼年时带她离开青雾山时,小阿肆也穿着粉粉的小披风,又萌又可爱,如今长大,性情丝毫未变,还是那个他们心尖尖上的小师妹。

    赫连缜兴奋地说道:“小师妹穿这件好看,特别好看,我们快进山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姜娰也觉得这披风太好看了,笑吟吟地点头,没有看那三名修士,朝着墨弃摆手说道,“二师兄等我,我们很快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墨弃点头,盘腿坐在一边,闭目清修,等她下山。

    一边的潋滟仙子两次被驳了面子,气得脸色发黑,玄藻和药岱则注意里都在姜娰身上,见这小娘子系上兰草披风,一颦一笑说不出的灵动,而且周身气息给人一种愉悦之感,忍不住想靠近,却又迫于月璃和墨弃的威压,不敢靠近,不禁怅然若失,原来世间不仅有姑射神女,潋滟仙子,还有那不知名的兰草少女。

    只可惜月府少主、永暗之主和赫连家小少爷都护得紧,九洲盛宴上,此女怕是要一鸣惊人了。

    “潋滟,我们还是下山吧,月府和赫连缜摆明了瞧不上我们,平白跟上去受气。”玄藻见三人走远,一脸郁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去,自然要去,哭山又不是他们家的,我们上山采我们的灵药。”潋滟仙子冷笑,跟了一路,自然要去。

    百花宗的潋滟仙子咬牙跟上去。

    药岱看着这石山的威压,微微沉吟,石山内确实有灵药,药香沁人,整个药宗都知晓,只是此山外有大型迷阵,加上石山内危险重重,宗门严令不准进山,此次托了月府少主的福气,跟了进来,就算这山上威压过甚,他也要冒险上山去采灵药。

    药宗弟子,灵药就是命。

    玄藻和药岱对视一眼,齐齐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越往山上走,九洲印的威压就越强,姜娰感觉到这石山上的天地规则越发神秘莫测,好在体内魂力运转正常,除了爬山吃力点,其他的并无不良反应。

    姜娰看见月璃和赫连缜,大师兄依旧清风明月一般,好似丝毫不受影响,赫连缜则走得满头大汗,一屁股坐在一块怪石上,嚷道:“这什么鬼地方,奶奶的,我体内灵力被压制了近三分之一。”

    赫连缜见身后的三个小尾巴,见他们连法器都祭出来了,各个走的脸色发白,顿时舒畅了。

    呵呵,让他们跟!

    “月璃,你知道封印之地在哪里吗?还有多久?”

    月璃淡淡说道:“不知,此次是我第一次踏足九洲之地。父亲只说在哭山,未说其他。”

    赫连缜看着这绵延数百里的石山,傻了眼,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,所以他们是在这石山上瞎逛吗?

    娘哎,这是要逛到何年马月?

    姜娰看着这石山,然后就见书包里的小麒麟兽“嗷呜”一声跳了出来,朝着前方跑去,三人对视一眼,跟了上去,只见前方是两座石山形成的极窄一线天,小麒麟兽摇着毛茸茸的小尾巴,沿着一线天,一溜烟就跑进了石山山腹里。

    姜娰连忙要跟上去。

    月璃伸手握住她纤细的手腕,清冷说道:“阿肆,我站我身后。”

    月璃想了想,掐出一道法诀,在自己和小阿肆手腕上形成一道几不可见的月光丝线,这才上前跟上小麒麟兽。

    姜娰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月光丝线,十分惊奇地拉了拉,发现这丝线如月华,可伸可缩不易断,十分神奇。

    “七师兄,快跟上。”姜娰回头冲着赫连缜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赫连缜见她冲着自己笑,立马高兴地跟上,只是内心怪怪的,大师兄是不是有心理阴影了?怕小阿肆失踪,连月光一线牵都用上了?

    算了,管他呢,反正他是七师兄,师兄妹名分早就定了,谁也抢不走小阿肆。

    赫连缜将乱七八糟的念头都抛之脑后,跟上去。

    三人沿着那极窄的一线天进入,越往前走,地势越低,像是在往山下走一般,也不知道走了多久,天光渐暗,原本极窄的山间小道突然豁然开朗,进入一个露天的山谷,那山谷中怪石林立,千姿百态,无数的藤蔓沿着石壁生长出来,藤蔓上挂着一串串紫的发黑的灵果,香气袭人。

    “阿肆,是八品灵果,紫玉葡萄,嗷,这葡萄特别好吃。”小画笔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八品的灵果,而且还是紫玉葡萄?姜娰眼睛一亮,目光看向那葡萄藤,要是将葡萄藤挖到小洞府里,日后就有源源不断的紫玉葡萄可以吃了。

    姜娰正要走上前,挖葡萄藤,月璃伸手静静地按住她的手腕,只见那一串串诱人的灵果下面是一方黑色的祭台,那祭台破损的不成样子,被埋在山间泥土和花草之下,要不是他们见过一样的,还真的注意不到。

    黑色祭台?姜娰和赫连缜脸色骤变,西南洲的石山山谷里,竟然也有祭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