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1

九重雪 / 著投票加入书签

笔下文学 www.bxwx.net,最快更新我有九个仙风道骨的师兄最新章节!

    021

    识海里, 一道绚丽的白光闪过,姜娰心里涌入一种奇妙的感觉, 小洞府第一层修复好了。

    只见小洞府坑坑洼洼的外表被修复的光滑平整, 露出本色的青铜绿色来,洞府底座散发出一团氤氲的紫光,至于第二层往上全都隐在云雾之中, 瞧不分明。

    姜娰看着识海里的绿色小洞府, 以及上面飘浮的云雾,好奇地想要碰触底座那一团紫光, 一道紫光闪过, 她瞬间就被吸了进去。

    天地俱寂, 姜娰仰着小脑袋看着眼前隐在云端之中的巨大洞府, 只见洞府之上的古字也被云雾遮住, 两扇汉白玉府门是紧闭的。

    “小洞府?”姜娰喊道, 伸手推开府门,走进去,洞府内是荒芜的空间, 土地干裂, 泉水枯竭, 花草枯死, 汉白玉栏杆断裂倒塌, 到处都是灰尘,十分的荒凉破败。

    “小姜娰, 我在这里。”小洞府激动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姜娰绕过满地的残垣断壁, 终于在一块汉白玉雕刻的浮雕中找到了声音来源。那浮雕图案布满灰尘, 一团白光在浮雕内不断地闪烁,小洞府的声音传来:“我是这座洞府的府灵, 只有修复洞府第一层,开启洞门之后,你才能看到我。”

    府灵?姜娰如今对修仙界有了一定的认知,知道每方世界都有界灵,仙器有器灵,洞府自然也有府灵。

    她伸出小手,擦了擦浮雕上面的灰尘,问道:“你怎么会被锁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洞府损坏之后,我就被山海印锁在这里,只有修复到第五层洞府,我才能出来。”它已经不记得自己被锁了多少年,诸神陨落之后,它也被埋进时间黄沙,陷入无尽的沉睡中,直到姜娰前世带着大功德枉死。

    她是女帝命格,满身功德,却因为成为天道之子的道种胚胎而死,如此天地亦觉不公之事,冥冥之中竟然将它从时间黄沙中唤醒,绑定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姜娰着实没有想到平日里懒洋洋装死的小洞府竟然是个府灵,而且还是一个被锁在浮雕壁画里的府灵,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她摸了摸小洞府的脑袋,笑吟吟地说道:“放心,我会尽力修复洞府,放你出来的,到时候我们一起玩耍。”

    小洞府激动得在山海印里上跳下窜,暂时不去想修复到第五层是何等的艰难,第一层修复都用到了两种仙品灵花,百万的极品灵花,1000善恶点,后面每一层的修复都是百倍千倍的难度。只是洞府修复等级越高,姜娰能动用的洞府力量就越强,这也是她的修行之路。

    小洞府决定暂时不告诉她修复难度以及洞府的强大,她还小,就让它陪着小姜娰一起慢慢长大,日后等她眼界到了,自然就会明白。

    “小姜娰,第一层已经修复好,你快取出雷池青花,将它放到洞府里。”小洞府想起正事,连忙催促道。

    姜娰连忙从小药鼎里取出那一朵雷池青花,只见小小的稚嫩的小青花一出药鼎,就直接在洞府里撒欢地飞来飞去,最后乌云密布,电闪雷鸣,大雨倾盆而下,干涸的泉眼复苏,流出汩汩的泉水,泉水滋润着干裂的土地,土地复苏,沉睡千万年的花草破土而出。

    洞府内发出轰鸣的声响,地上的残垣断壁,积满灰尘的香台,破烂的古籍,枯死的花花草草全都凭空消失,化为一粒干瘪的种子落到姜娰的掌心,那种子底端还沾着一块黒黑的泥土。

    这就是修复洞府第一层获得的五色泥和九色莲的种子吗?姜娰惊喜地看着焕然一新的小洞府,只见泉水汩汩,滋养着大地,流过汉白玉桥和雕梁画栋的小凉亭,洞府内花草丛生,清幽小道蜿蜿蜒蜒通往洞府尽头的一座巨大石门。小而精致,美的犹如仙境。

    “那座石门通往洞府的第二层,等我们修复好第二层,就可以进去了。”小洞府见第一层恢复了以往的生机,兴奋地说道,“姜娰,你把九色莲种在泉水里。”

    姜娰将沾着黑泥的莲花种子种在泉眼附近,只见吸饱了泉水的黑泥瞬间胀大包裹着莲花种子,那黑泥犹如巴掌大小,隐隐闪过淡淡的光彩,雷池青花也“嗖”的一声飞过来,欢喜地挨着五色泥,种在了泉水里。

    顿时光秃秃的泉眼里长出了一朵青色小花。

    “雷池青花也会吸食五色泥的灵力,慢慢成长。”小洞府看着生机勃勃的第一层,险些流下欢喜的眼泪,“小姜娰,洞府内的时间流速是外面的十倍,泉眼不枯,土壤灵力不断,第一层都是天生地养的五品灵花,日后你可以在这里种植灵花灵草,只是等级越高需要的灵气越多,目前第一层最多只能种植六品。”

    主要是种下了九色仙莲,又多了一朵雷池青花,第一层的灵气已经不足以支撑种植六品以上的仙花。

    时间流速十倍?能种植六品仙花?姜娰愣了一下,这洞府有些牛气哄哄呀。

    “姜娰,我的存在你万万不可告诉任何人,包括兰瑨。”小洞府郑重地叮嘱着,目前只修复了第一层,姜娰还无法动用洞府的力量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须得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况且它也摸不准青雾山九峰的底细,低调些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。”姜娰伸手摸了摸小洞府,她不能修炼,在这修士如过江之鲫的修仙界,命如草芥,自然要万事低调。

    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姜娰睁开眼睛时,发现自己依旧身在天宝阁的试衣区,刚才发生的一切好似她的幻觉,只是如今识海里,破破烂烂的小洞府已经大变了模样,她拍了拍自己的百宝囊,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是先做灵花膏吃呢,还是种灵花灵草呢?

    “小师妹。”秋作尘的声音从外间传来。

    “来啦。”姜娰将手上的荧光流火裙放回展示架上,哒哒哒地出来。

    天宝阁内,重华和秋作尘脸色凝重。

    “有发现吗?”

    重华睁开凤眼,收回探索的灵力,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有,想必月璃和墨弃等人都感应到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刚才,一股令人心悸的气息传来,天地震动,似乎有什么未知的变化出现在了云梦十八洲。等他们追踪时,那股气息瞬间隐匿了起来,无迹可寻。

    “会不会是琅嬛秘境?”秋作尘压低声音,琅嬛秘境开启在即,若是出现什么变化也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重华沉默,突然想起数月前出现在西山的蠪侄,上古凶兽现身,这已经是秘境开启的前兆了。没有想到琅嬛秘境开启,竟然会召唤出轮回里死去的上古凶兽。

    秘境开启前的这段时间,云梦十八洲只怕会出现各种异象,十分的不太平。

    只是刚才那股气息太令人心悸,却有些不像。

    “三师兄、八师弟,你们带阿肆回青雾山。”兰瑨温润的声音破空传入两人耳中,“云梦十八洲恐有变故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琅嬛秘境?”重华懒洋洋地问道,唇角勾起一丝邪肆笑容,等秘境开启,就是各凭本事,大家也不用心怀鬼胎地当师兄弟了。

    “目前还不确定,五师兄推演出琅嬛秘境一年内必开启,只是位置不确定。”兰瑨淡淡问道,“阿肆在吗?怎么没听到她的声音?”

    “她去试新裙子了。兰瑨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她爹!”秋作尘嘴角抽搐,“琅嬛秘境一旦开启,你打算怎么安置她?”

    小师妹不能修行,难不成还要跟他们一起进秘境吗?进了秘境之后呢?兰瑨还能把她带在身边一辈子?

    那只会害了姜娰。

    兰瑨沉默,其他人也沉默。琅嬛秘境事关重大,他们九人就是冲着秘境来的,这才在青雾山做了面和心不和的假师兄弟。等这层关系撕破,大家就会回归到各自的立场上。日后再见,身份地位又不同。

    阿肆,阿肆又该怎么办呢?要留她一人在这青雾山吗?

    “兰瑨,你若为难,到时候我会带阿肆离开。”重华凤目灼灼,恣意洒脱地笑道,“只不过,日后你们想见她就难了。”

    “兰瑨是家中独子,身负重任,自然没有我们潇洒。我也可以带小师妹回萧家。”第九峰,萧迹幽冷不丁地开口,“我萧家地界,号称天幽之地,历来有去无回,无人敢闯,谁来我都护得住她。”

    兰瑨脸色微沉,一言不发。没有想到他们平日里一个个不显山不显水的,竟然都在打小师妹的主意,只是不知道是真的想对她好,还是想利用小师妹来拿捏他和大师兄。

    “咦,三师兄、八师兄,你们在跟谁说话呀。”清甜软萌的声音响起,姜娰一出现,凝结成冰的气氛瞬间就缓和了很多,“这里的裙子都好贵,阿肆想去买清露喝。”

    “买!”重华笑着摸着她的小脑袋,吩咐掌柜的将最新的襦裙全都包起来。

    “三师兄,你比八师兄还败家,阿肆在长个子,买太多会穿不完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莞尔,谁不想将这么可爱的小师妹带回家呢,此事有些难度,还得从长计议。

    “阿肆的事情日后再说。”兰瑨声音微凉,“刚才五师兄传讯,说琅嬛秘境出现在了琅州府,数息之前,秘境不知为何突然显现,又隐匿,此事很快天下皆知。”

    众人低咒一声,脸都青了,之前老五推演出秘境可能会出现在青州府,他们这才在青雾山呆了许多年,想占一个近水楼台先得月,结果五年前老五又说秘境发生了变化,跟老四下山未归。

    如今倒好,竟然去了天之北的琅州府,琅州府跟青州府一南一北,要横跨整个云梦十八洲。

    “雾草,琅嬛秘境之事极为的隐秘,如今未开启,怎么会闹的天下皆知?”赫连缜姗姗来迟,加入进来,气得跳脚,“难不成老子还要赶到琅州府去?”

    秋作尘微笑:“老七,你可以不去,留在青雾山带小师妹吧。”

    赫连缜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距离琅嬛秘境开启应该还有一段时间,大师兄让你们回青雾山,早做打算。”兰瑨说完,中断了传讯。

    姜娰歪着脑袋,见三师兄和八师兄将天宝阁小娘子可以穿的衣裳和鞋子扫荡一空,然后就火急火燎地带她去买清露花糕。

    等返回青雾山时,天都未黑。

    回到第六峰,兰瑨也不知去了何处,姜娰莫名觉得师兄们都怪怪的。好在她也忙得很,见师兄们都不在,一边自己吃着花糕,喝着清露,一边戳着识海里的小洞府。

    小洞府如今显示的讯息是:被损坏的洞府,已修复第一层,可种植六品以下灵花灵草。

    修复第二层洞府所需材料为:8000点善恶点,十种仙品灵花精粹液,两根凤凰木,三块星陨石。

    姜娰:“!”

    “小洞府,你来说说,这些材料都是啥?”为什么她听都没听过?十种仙品灵花精粹液,它当仙花是路边的大白菜吗?凤凰木?星陨石?

    她真是打扰了!

    小洞府默默地装死。嘤,做人难,做小府灵更难。

    姜娰见它不说话,便知道洞府的第二层短时间之内怕是很难修复了,莫说这些材料闻所未闻,就算是善恶点,她也不够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身上只有2200点善恶点。

    姜娰苦恼地托着小下巴,还说要养二师兄呢,她自己也快穷死了。

    青雾山的平静被打破之后,一连数日,人人忙碌,就连平日里不见踪影的七师父巫酒真人都返回了宗门。

    兰瑨每天早出晚归,整日骑着大黑鸟满山闲逛的赫连缜也不见踪影,更别提大师兄、八师兄和九师兄,唯独重华和墨弃时不时地来第六峰,捏捏小姜娰的小脸蛋,带她去第八峰摘果子,或者带姜娰去附近采花晒太阳。

    三师兄最坏,不是捏她脸,就是故意将她的羊角小髻打散,然后笑眯眯地帮她盘发髻。

    修士,尤其是长相妖孽又俊美的男修,怎么可能会盘发髻,姜娰气鼓鼓地自己编了两根麻花辫。

    好在二师兄每次来都会给她带吃的,然后带着她去山顶晒太阳,然后跟她一起画小人画。

    二师兄很笨,非常笨,每次都不知道画什么,好似他的生活除了修炼一无所有,姜娰就将自己梦想的生活描述给他听。

    两人捡了一袋子胖乎乎的鹅暖石,坐在山顶上,一边晒着暖洋洋的太阳,一边画着连环画。

    一大一小两个小人儿早上一起去学堂读书,一起吃饭,一起去放风筝,偷夫子的戒尺,一起逛花灯会,一起长大……

    这些都是姜娰前世的梦想,平凡简单却快乐。

    画完七夕花灯会,青州府的李同知大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李长喜这是第二次来青雾山,自从上次被雷劈了以后,这一次掐着法诀,御剑上第六峰,眼睛都不敢乱瞟。

    等在山顶找到姜娰后,李大人就见小娘子穿着天宝阁限量版的荧光流火裙,鹅黄色的小襦裙,裙摆上点缀着闪闪发光的小荧光,可爱极了,再看姜娰身边的墨弃,李大人声音微抖。

    “墨,墨大人,小娘子。”

    “李大人,你怎么来青雾山啦?近来可好?”姜娰看见他很是惊喜,毕竟这位李大人是个妙人,十分的有趣。

    “好,好的很,自从上次西山蠪侄消失之后,青州府十分的平静。”李长喜笑眯眯地说道,“小娘子,天宝阁最近新出的州府排名,我们青州府可是排到了第十位!前进了整整五名!

    无情道君凭一己之力拽了五名,可惜兰大人和墨大人不外出行走,否则我们青州府定然能排前五!”

    姜娰笑容微淡。

    话本子里,顾祈州破四境之后,一鸣惊人,连带着青州府都鸡犬升天。

    墨弃冷冷咳嗽了一声,所以他今日是来说这些废话的?平白地打扰他和小阿肆画连环画!

    李长喜见墨大人脸色陡然阴沉下来,心惊肉跳地将这事掩过,飞快地说着今日来意。

    “今日我是来找巫酒真人的,路过第六峰,来看看小娘子。”李长喜想到近期轰动的大事,就一脸抑制不住的兴奋,与姜娰说道,“小娘子可知,云梦十八洲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?”

    姜娰摇了摇头,她每日在青雾山清修,最多去洞府里种种花草,看九色仙莲发芽了没有,旁的事情自是一概不知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大事发生?”

    李长喜拍着大腿,激动地说道:“半月前,琅州府境内天地震动,一个秘境突然显露了出来,虽然只露出了冰山一角,很快就隐去,但是那铺天盖地而来的磅礴灵力,还有堪比苍穹的秘境阴影,无一不说明这是一个仙人秘境。

    云梦十八洲近万年来无人飞升,仙人早已绝迹,无迹可寻,此次秘境的开启,可能就是天大的仙缘。”

    此事引起了巨大的轰动,一时之间,各州府连夜开会,认为这可能是云梦十八洲万年来的最大机缘,四境修士进去可能会突破五境,甚至飞升上界,三境修士进入定然会突破至四境。

    如此大的机缘,万万不可错过,不能浪费,于是十八洲吵了半个月,掐了半个月,终于达成了协议。

    每州府根据排名,前十名的可保送百人进秘境,后八名的保送八十人进秘境。总共派1640人进去。

    至于挑选的原则则是宗门报名,每州府排名前十的宗门可报10人。鉴于秘境的年龄限制,超过200岁的自动剔除。这一下基本将各宗门的老不死们踢的干干净净,只剩下青壮年修士。

    这一次吵出来的协议基本保证了各大世家和大宗门的利益。

    很多名单都已经内定下来了,大宗门和世家至少能进十人,还有贪心的,带着内门优秀弟子另组班底,或是开宗创派,或者拜入实力二等的宗门,将自己核心弟子往里面塞。

    总之手段五花八门,叫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这也是李长喜这一次来剑宗的目的。

    青州府本就是末流的州府,凭借着无情道君破四境冲进了前十的排名,有了百人的名额,如此大的机缘,他怎么会不想到青雾山剑宗。

    无论是兰大人,还是墨大人,随便拉出去一人,都是能上无涯榜前十的修士,日后若剑宗真的有人能飞升上界,也是他青州府的福气。

    “秘境开启?”姜娰月牙眼睁的大大的,看向墨弃。

    墨弃俊美妖异的面容没有表情,眼底却闪过一丝暗光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,一年后琅嬛秘境就会开启,月璃等人想得到里面最重要的一样东西,他则无所谓,本就是天地不容的人,趁着还有时间多陪陪小师妹,若是小师妹愿意,他可以带她离开青雾山,就像连环画里画的那样,在凡尘界过平凡快乐的生活,陪她长大。

    重华可能跟他打的同样的主意。老三爱美成痴,看见小姜娰这般可爱精致的小娃娃,怎么会欢喜。

    “没错,据说秘境的主人很有可能是上古时期的琅嬛仙人。万万年前,仙人陨落,却为后人留下了传承的秘境。小娘子,我与你说了这么多,巫酒真人可在剑宗?你们莫要封闭山门了,快快去报名。”李长喜哈哈笑道,“你与你九位师兄一起同去,正好是十个名额。”

    “我?也能去?”姜娰樱桃小唇惊讶地张开,指了指自己,她不会修行!可是秘境里定然会有很多的仙花灵草吧!

    “一定以及肯定有!琅嬛仙人在上古时期也是排的上名号的仙人,十分的厉害,小姜娰,我们要去秘境!”装死了半个月的小洞府一个鲤鱼打滚,活了,激动地喊道,“小姜娰,我们一定要去嗷!”

    天惹,琅嬛仙人的秘境为何会出现云梦十八洲?小洞府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不过如此一来,竟是天大的喜讯。

    一位上古时期仙人留下的秘境宝库,那简直了!洞府第二层有希望修复了。

    “我七师父已经回了宗门,应该在宗门大殿。”姜娰笑吟吟地指了指九峰中央的宗门大殿。

    “好嘞,那我去劝说一下巫酒真人,这万年难遇的事情,你们莫要错过了。”李大人掐了法诀,屁颠屁颠地去找巫酒真人卖人情了。

    李长喜的到访彻底地撕开了青雾山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想去?”苍白俊美的少年看着小姜娰咬唇向往的神情,低声问道。

    姜娰踌躇数秒钟,点了点头,甜甜说道:“我想跟师兄们一起去。”

    墨弃将手上的七夕花灯图石头收起来,摸了摸她毛茸茸的脑袋,说道:“那二师兄带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带小师妹去琅嬛秘境?墨弃,你脑子是被雷劈坏了吗?”剑宗主殿内,赫连缜一口茶喷了出来,不可思议地叫道。

    那琅嬛仙人上古时期就以狡诈凶残著称,秘境里定然凶险无比,加上此次秘境开启,事关重大,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,带没有修为的姜娰进去,基本等于自寻死路。

    墨弃冷冷看了他一眼,茶色重瞳闪过一丝暗光,赫连缜瞬间浑身僵硬,火急火燎地掐了一个冰冻法诀将自己冻成冰雕,内心疯狂咒骂,草,好毒的老二,竟然一言不合就开地狱轮回之火烧他!

    “太危险了,秘境开启的前九年还好说,最后一年凶险无比,一不小心,小师妹可能就会陨落在里面。”秋作尘不赞同地说道。

    凡人的性命太脆弱了。就算他们日夜保护,也有可能出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仅是小师妹的安全问题,我们也不该抛头露面,以宗门报名的方式进入琅嬛秘境。”萧迹幽冷冷开口,他们在青雾山蛰伏这么多年,难道要前功尽弃吗?

    宗门遴选十分的麻烦,但是要想带姜娰进去却只能走这一条路。

    重华冷嗤一声,懒洋洋地笑道:“老九,你是怕了?

    此次我会代表剑宗参加秘境遴选。进去之后,阿肆的安全我一力承担,你们想以剑宗弟子的身份进去也好,想自己开辟入口进去也好,随便。”

    萧迹幽见他这般霸道,挥了挥袖子,面容冰冷,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赫连缜将最后一丝地狱之火驱赶出去,震碎冰雕,牙齿打颤地说道:“两票对三票!让兰瑨和月璃也来投票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们是三票,奈何老二和老三太凶残,得罪人的事情还得让月璃和兰瑨做吧。

    说话间,只见兰瑨带着小姜娰来了主殿,身后还跟了一个满面红光的七师叔。

    巫酒真人被姜娰软软的小手牵着,浑身犹如被虫子咬一样难受,将手抽回来,在破衣服上擦了好几遍,然后才摸了摸姜娰的小脑袋,眯眼笑道:“小十呀,你在青雾山住的还习惯吗?那些混账师兄们有没有欺负你呀?受了委屈跟七师父说,师父帮你揍他们。”

    小十?众人嘴角抽搐。

    “谢谢七师父,师兄们对阿肆很好,给阿肆买襦裙,买花糕,还买清露,特别特别好,像是阿肆的家人。”姜娰月牙眼弯弯地说道,“上次我跟八师兄,三师兄去青州府卖了果子,给七师父买了新衣服。”

    姜娰将百宝囊里的金线长袍取出来,笑吟吟地递过去,小老头嗜酒如命,衣服穿破了也不舍得买新的。

    巫酒真人接过天宝阁的限量版袍子,欢喜得险些要跳起来,左摸摸右摸摸,笑不拢嘴。好徒弟,这么小就会疼人,果然没收错!比她九个师兄都强!

    一边的秋作尘和重华对视一眼,表情怪异。

    “上次小师妹买了几件袍子?”

    “两件,一件浮夸的金色,一件天青色。”重华面无表情,一件穿在兰瑨的身上,一件正在七师叔的手上,花的还是他的灵璧!

    种花工具人·赚钱工具人·秋作尘:“……”

    每月去给大师兄弹镇魔曲,送衣服给兰瑨和七师叔,送善恶点给墨弃!敢情就他们什么都没有?

    小师妹这个小骗子!嘴上说喜欢他,都是骗人的。

    “七师叔,这衣服是我和三师兄、八师兄用卖果子的钱一起买哒。”小姜娰甜甜地笑道。

    巫酒真人笑容僵硬,有些窒息,那两个徒弟?算了,惹不起,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咳咳,琅嬛秘境的事情,你们想必都知道了?开个会议,说说想法吧。”巫酒真人清了清嗓子,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主殿内,风采卓然的年轻修士们眼观鼻,鼻观心,不说话。他们自有能耐进入琅嬛秘境,问题是带不带小师妹去。带上这个小尾巴,那势必就要以宗门的形式参加遴选。

    “没人去?”巫酒真人声音陡然拔高,不可思议地叫道。

    天,这些徒弟们怕是脑子被驴踢了吧,万年一遇的机缘都不要?要不是秘境有年轻限制,他都想舔着老脸去走一趟琅州府了。

    “我,我去。”姜娰举起小手,清甜软糯地开口。

    众人齐刷刷地看向穿着鹅黄色小裙子,又萌又软的小姜娰,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。我们剑宗参加青州府的遴选。小十带队,月璃,你安排人送小十去琅州府。”

    巫酒真人吐出胸口的一股浊气,自从师祖坐化,掌门师兄闭死关,剑宗落魄得他都没眼瞧,如今也该让其他州府看看当年的修仙第一门派的风采!

    巫酒真人的雄心壮志在看到还没一米高的小姜娰时,瞬间破灭。

    “好,七师叔。”月夜下,年轻修士踏风而来,身披满身月华,眉眼似日月雕琢而成,尽敛光芒,五官无一处不完美,对方走进大殿,所有人都紧绷了起来,就连巫酒真人的呼吸声都轻了几分,手脚不知往哪里放。

    姜娰回头,正好看见对方月袍上缀满的金色月桂花,低调贵气且精致,她抬眼,只觉眼前一亮,似乎看到瑶台月下,有仙人飘然而至。

    大师兄竟然长这个样子?小帝姬只觉话本子那些描写才子帝王的词语不能形容他一二分。世上竟然有人生的这般完美,仙气卓然。

    月璃看了一眼主殿内的众人,清冷说道:“半月后,我带小师妹前去琅州府,你们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巫酒真人率先反应过来,欢喜得险些要红眼睛,有月璃去琅州府,光复剑宗,指日可待!

    掌门师兄,就算你闭死关,出不来,也可以瞑目了。

    青雾山深山地底下,正在闭死关的剑宗掌门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主殿内,气氛诡谲,墨弃茶色重瞳深沉如墨,不知在想什么,重华唇角飞扬的笑容也冷了几分,至于赫连缜等人早就收敛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要带姜娰进琅嬛秘境?”重华眯眼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月璃点头,低头看了一眼小姜娰,见小姑娘呆呆的,萌萌的,伸手轻轻地碰了碰她可爱的羊角小髻。

    这一下众人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。月璃摸了小姜娰?月府主人,历来是神秘冷漠强大的代言词。

    月璃修的是皓月之道,然更令人害怕的不是他的道,而是他的言灵之术。一个点石成金,张口就是言灵之术的修士,真正的杀人无痕。

    好在月璃从不轻易开口说话,也极少动用言灵之术,他们之中,除了兰瑨,没人听过他真实的声音。

    有月璃在,带姜娰进琅嬛秘境,确实万无一失。

    只不过传言月璃此前因战伤了道根,道术耗损了一大半,也不知真假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诡谲,看了看始终站在月璃身边的兰瑨,竟然无一人敢出手试探。

    修仙世家子弟中,兰瑨敢排第二,就无人敢排第一,看来要想办法将兰瑨调开,这才能试探月璃的深浅。

    重华懒洋洋地说道:“正好,我近来无事,就带小姜娰去琅州府耍一耍吧。”

    赫连缜摩拳擦掌,哈哈大笑:“所以老子可以下山去兴风作浪了吗?”

    “二十年清修,前功尽弃,算不上喜事。”萧迹幽看了一眼可爱的小姜娰,谁能想到,一个从青雾山脚下捡回来的凡人小师妹,打破了他们近二十年的部署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云梦十八洲都会知道青州府剑宗,只是伴随而来的,也是无尽的麻烦。

    这小小年纪,魅惑值算是点满了。

    秋作尘见事已至此,大约是要为了小姜娰,参加宗门遴选了,想到他排行老八,那种出面又出力的事情少不得都是他做,顿时脸色不善,冷冷说道:“七师叔,我们这也算是因公外出,麻烦算下路费、辛苦费以及精神损失费。”

    “哎哟,肚子疼。小姜娰,有任何需求找你的九位师兄啊。”巫酒真人的声音远远传来,只眨眼功夫就溜之大吉。

    姜娰掩面,七师父啊!人,能不能穷得有点骨气!

    兰瑨将剑宗要参加宗门遴选的事情传讯给了李长喜。

    李大人利用职权,飞快地将剑宗报了上去,在一众黑压压的宗门列表中,将剑宗写在第二位,仅次于道宗。

    相较于青雾山的平静,其他州府简直是炸开了锅,别说州府世家,大宗门,就连犄角旮旯里的小宗门都拖家带口地前往琅州府,想撞一撞仙缘。

    至于能不能进秘境是其次,如此盛宴,不去瞧一瞧那是要终生遗憾的。秘境开启之时,没准在外面都能捡点灵器法宝和灵璧什么的,总之稳赚不赔。

    琅州府本就是云梦十八洲排名前二的州府,琅嬛秘境现身琅州府,导致州府人气爆棚。

    “听说琅州府的客栈全部爆满,别说一年后,就算是十年后的客栈都有人预定了。我托我宗门的师兄的姥姥家的亲戚预定,终于在琅州府定了一个环境清幽的独门院落。

    兰大人,到时候你们委屈点,挤一挤,我睡院子就行。”李大人的储物腰带塞的满满的,还拖了一个大大的包裹,伸手嘿嘿笑道,“租金总共是500灵璧,中品。”

    兰瑨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人,我可没赚你一分钱啊,如今这世道,灵璧压根就不值钱,琅州府寸土寸金,不是我们青州府可比的,能租到就十分的不容易了。”李大人义正言辞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李大人,你要与我们一同去琅州府吗?”姜娰撩开马车的轻纱,笑盈盈地探出一张粉妆玉琢的小脸蛋。

    “哎呀,是小娘子啊。”李长喜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,“我对各州府的情况十分熟悉,自是要给小娘子带路,况且我是青州府同知,可以以公家的身份住在驿站里。”

    如今天下不太平,光是青州府就出了上古凶兽蠪侄,如今仙人秘境开启,也不知道各地会生出多少事端来,秘境开启是大机缘,也是大祸端。

    此去琅州府,山高路远,李长喜一早就打定了主意要抱剑宗的大腿,专门派人守在城门口,等兰瑨进城来给姜娰采办沿途的干粮和生活用品,李大人包裹一卷,人就屁颠屁颠地来了,将兰瑨一行人堵在了城门口。

    李长喜一门心思地想着拦住兰瑨,找他卖个人情,再要500中品的灵璧,没有注意城门口的马车,此时见姜娰出声,这才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只见四匹神气的雪白骏马拉着一辆十分低调奢华的马车,那马车轻纱如雾,珠光点点,如梦如幻,有些像鲛绡。马上华盖顶端的珠子也十分的耀眼,分明是深海禁区所产的碧玉珠,马车木料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,闻之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李大人倒吸一口气,再看那四匹神奇的骏马,险些要昏眩,这该不会是日行万里,如履平地的飞天骏马吧?

    天,兰大人竟然这般富有?他不该要500中品灵璧,他应该要1000块!

    要少了,简直是对大人的侮辱!

    “李大人,我另有要事要先行一步,这一路就麻烦大人照应我小师妹了。”兰瑨微一沉思,此次前往琅州府,老七等人都已经动身前去部署,大师兄伤势未愈,要跟阿肆轻车慢行。

    大师兄身份尊贵,小阿肆年纪又小,有李长喜这个三境修士在,有人跑腿,遇事挡一挡,十分不错。

    “500灵璧到了琅州府再付。李大人,路上若是见到墨弃等人,记得传讯与我。”兰瑨淡淡说道,他担心重华、墨弃等人压根就没走远,没准沿途会对大师兄出手试探。

    他得先去排查一番。

    “好嘞,大人放心,我定然好好照顾小娘子。这马车?”李大人欣喜难耐,想坐一下奢华马车。

    “不方便,李大人自己租个飞行坐骑,租金跟房租一起,到了琅州府再算。”兰瑨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李大人笑容瞬间一垮。

    兰瑨转身同姜娰交代了几句,然后朝着马车内的月府主人点了点头,御剑离开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我们也出发吧,如今去琅州府的人如过江之鲫,这一路热闹的很呐。”李长喜租了一匹金翼狮马,牵着狮马回来,兴奋地笑道。

    姜娰撩开鲛绡,冲着李大人灿烂笑道:“那这一路就辛苦李大人啦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,走咯,出发!”飞天骏马拉着马车又稳又快地跑起来。

    姜娰坐回宽敞的马车内,对上了大师兄一张人神共愤的完美俊脸。